1. <tbody id="5ecwd"></tbody>
      2. <nav id="5ecwd"></nav>
      3. <button id="5ecwd"></button>

          推薦:
          首頁 > 明星資訊 > 《超驗駭客》好看嗎
          《超驗駭客》影評:無法穿越的人生黑鏡

            《超驗駭客》高達1億美元的制作預算,與其銀幕上呈現的視覺效果擺在一起,多少讓人有些費解,但對于難得“卸妝”出鏡的約翰尼-德普而言,這是一部需要付出勇氣的電影——大部分時間都在顯示器上表演,而全片的質感又是那么的嚴肅和憂郁。
           

            就好萊塢商業片的一般規律而言,《超驗駭客》絕非那種依靠傻大空視覺魔術來提振的作品,對于急切渴望視覺沖擊的人來說,它是顯得那樣從容不迫,從容到每一個細節幾乎都跳動著抒情的脈搏。因此,拿看英劇《黑鏡》的態度來審視《超驗駭客》,或許才會有不一樣的感受?!逗阽R》第二季第一集里,女主角的男友遭遇車禍去世,傷心欲絕的她,為了讓男友重回身邊,買回了一個擁有人工智能的假男友。這個“男人”的相貌和聲線,與男友完全一致,可是當女主角半夜驚醒時,她才確信,愛人永遠回不來了——床邊的這個“男人”沒有一丁點呼吸,他歸根結底不是一個“人”。因此,當《超驗駭客》中的“智能人”德普,用巨細靡遺的“大數據”來分析愛人麗貝卡-霍爾的身體狀況時,對方終于崩潰:“這不是我想要的結果。”顯然,《超驗駭客》在極度濃密的科幻元素的包裹下,講的卻依舊是一個“何以為人”、“情為何物”的故事。這種故事,不新鮮,卻頗具情感穿透力。
           

            關于高科技改變人類生存狀態的想象,好萊塢已經展示得太多,僅近來上映的《機械戰警》和《美國隊長2》,就把由科技和野心所引發的人類悲劇,演繹得極為精彩。盡管在特效大場面的展示上,《超驗駭客》與前兩者屬于兩個方向的作品,但它的主題卻架設得更為復雜,填滿了導演的表達欲——除了人工智能帶來的互聯網恐慌、納米技術造成的自然生長悖論之外,個體的欲望圖景也得到了極充分的展示。約翰尼-德普逆變成的“智能上帝”,與《透明人》中那個拿自己做實驗的瘋狂科學家如出一轍;女主角陷入愛情泥潭時的失控,堪稱每一個好萊塢式苦情女人的典型范本;最搶戲的男二號保羅-貝坦尼,則始終貫徹著一個非常曖昧的立場,他在迂腐、膽怯和被動行事的輪回中,確保了自身最終不受侵害,這個角色,本質上比野心勃勃的德普、癡心無理的霍爾,更加令人咬牙切齒。
           

            《超驗駭客》中,骨灰早已被撒向河流的男主角,終又活生生出現在女主角面前,但當他們在希望和絕望之間來回搖擺、看著病人們經歷過失明、復明、再失明的悲劇之后,那種被考驗了太久、折磨了太久的重逢,已然無法給人帶來任何喜悅——現實世界從來就沒有上帝,一切的挽回都是徒勞的虛空。影片結尾,當枯萎的花朵被一滴納米水催促著瞬間怒放時,你從沒感受過如此酷似希望的絕望,以及揮之不散的焦慮。

          华京彩票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