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body id="5ecwd"></tbody>
      2. <nav id="5ecwd"></nav>
      3. <button id="5ecwd"></button>

          推薦:
          首頁 > 明星資訊 > 實驗室的困境
          實驗室的困境與對策

            (文/鮑海飛)一位同學來訪,說起他們實驗室的困境。碩士、博士、各色研究人員,說起來也不太多,看上去也不少。每到年初年尾,很少能見到大家高興的時候,不是舊項目的匯報總結,就是新項目的申報,不是實驗室的總結,就是個人的匯報,而更愁的是實驗室眼前的困境和長久的生存問題。這是一個值得關注的問題。

          項目越來越少,就意味著項目越來越難拿,項目越來越難拿,就意味著實驗室的經費就越來越少。為了維持實驗室的運轉,為了做出一些有益的工作,這么多人總要繼續工作吧,這么多機器總要開著吧,但錢從哪里來?橫向的、縱向的?還是內生的?因為實驗室一直隸屬于國家,這就涉及到研究方向定位和資金來源的問題。如今,考慮到運轉、‘市場’和‘經營’效果,便又涉及到研究方向的轉型和能否轉型以及轉型多久和人員適應的問題?而關鍵問題是,我們手里有什么值錢的硬家伙,是否每個人都有硬家伙,才能夠占領所謂的‘市場’以便‘經營’。如果要轉型,又應該如何轉?

          有人說,這又是一次機遇與挑戰。是的,這的確是。但機遇與挑戰的潛臺詞就是被逼無奈,或無路可走,只能另尋生路。每個人都要經歷九九八十一難才能取得正果??!對于很多人來說,可能又是一次從零開始,跌倒了從來。人生又能有幾次機遇和跌倒從來?面臨一次一次的困境,涉及到工作是否穩定的問題,有多少人能夠安下心來踏踏實實地工作,把一門心思全部用到工作中和問題中?

          另一方面,實驗室運行這么多年,有多少像樣的東西能擺到桌面上呢?不言而喻,這些像樣的東西就是研究成果!而這研究成果就更有說頭了。一個運行很長時間的實驗室,能拿出什么、多少硬東西,貨真價實的東西,比如,小到一個器件,大到一個系統!是否有東西能夠為國家某些部門或在市場上得到應用?實驗室又能拿出什么軟東西,關乎到臉面上的,比如一篇有用的專利,一篇有影響力的文章,甚至一個學科帶頭人?如果沒有這些,只是泛泛的一些研究和成果,那就只能關窗閉戶、裹緊衣帽、忍饑挨餓了。

          還有其它一些問題。如:一個實驗室是否有大項目,或者能夠拿到大項目,有大項目就意味著實驗室能夠在一段時間內的可持續性發展,一個團隊也才能有所建樹和成就。實驗室是否有大獎或者能夠拿到大獎,拿大獎則是名利雙收,未來的日子也不會太難過。實驗室能否在學界、業界獨樹一幟,這就需要有一流的成果或者過得硬的學術和產品,這樣才能在國內國際上有影響力和生存空間。實驗室是否有更多的將才、帥才,具有國際影響力的人物,這樣才能在學界上有話語權,其實驗室才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和分量。此外,一個實驗室、一個集體是否能夠傳幫帶,內生力量是否足夠強大等,這些都將影響到實驗室的可持續性發展。

          一個實驗室的發展是一個集體利益的發展,涉及到小我與大我的關系和利益。個體的利益如何在國家利益面前平衡,是值得思考的問題。一個是小我價值的實現,另一個是大我價值的實現。往往是一個小我價值的實現,是在一個大的環境中得到認可。每個小我都為大我添柴加油,那么大我的價值實現了,小我的價值也就實現了。

          實驗室的困境是現實環境下每個人的困境,是發展方向的困境,是創新的困境,是生存的困境。這么多人總要養著吧,這種說法似乎悲觀了些。關鍵是,這些人也一直在拼命工作,也一直在為實驗室貢獻著力量。這些人,有相當一部分是兢兢業業,老老實實的人。當然,有人會說,鐵打的衙門流水的兵。也有人會說,長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這似乎是個順其自然、優勝劣汰的過程。但對于普通的科研人員來說,該如何把握這樣的機會呢?他們又有多少能力來把握這樣的機會呢?

          有的人能夠堅持,有的人就堅持不下去了。人才,姑且說人才吧,流向何方?雖然說是大浪淘沙,雖然說是烈火中錘煉金剛,但結局會是怎樣呢?

           

          個人的力量總是渺小的,縱使是天才,能力挽狂瀾者畢竟是少數。以下幾個方面值得探究,從管理、考評、認識和重視、以及實驗室自身等多個方面或許能夠逐步緩解和改變現狀。

          行政管理部門不要輕易拿國內的實驗室與世界其它先進國家的實驗室進行所謂的接軌比較,以及所謂的同行進行簡單的比較,以此來定量管理并定性實驗室的成果。西方現行的科研運行機制已經有多年的歷史和經驗了,相對來說,我們的科研運行機制卻較短。不要拿所謂的數據和指標來進行硬性的考核和對比,也不要用復雜的表格來進行所謂的現代網絡管理,更不要拿一個實驗室有多少經費作為杠桿來進行衡量和評判。而是要根據國家實際情況和實驗室對國家、對當地政府的貢獻來進行綜合的評判和管理,每隔幾年進行一次評估和總結,再給出所謂的未來規劃和目標。這樣科研人員才能安心于自己的事業和研究方向,否則終日惴惴不安,為了應付科研而科研,為了應付管理而管理。

          當地政府管理部門要看到一些國家實驗室的先進性和重要性,而不是把它看成包袱。因為這里畢竟凝聚了幾代人的心血,即使沒有大成果,也有一些小成果,還有很多一心一意的科研人員,以及較為豐富的科研經驗。最主要的是,能夠緊緊跟蹤世界最先進的科研發展動態和方向的依然是我們的國家實驗室!后勁之地還是在這里!不僅是智庫!還是科研的先行軍!根據我們自身的國情和實際情況,政府依然要大力支持,要在大小企業和國家實驗室之間建立橋梁,起到穿針引線的引領作用,使實驗室和企業很好地合作。這樣,實驗室的研究也就不再是無中生有,而是有的放矢。在這個過程中,企業要大力支持實驗室的發展,實驗室也要大力為企業提供技術上的支持等。

          第三點是國家實驗室如何提升實驗室的內生力量。一個實驗室要有所發展,就必須要把握研究的大方向,要有時局的緊迫感和縱觀把握全局的力量。不斷尋找機會、源泉和動力發展自己,能夠結合研究方向和‘市場’,不斷拓寬思路和做法,能夠自己找門路和具有自力更生的精神。如今的科學研究,若想做出較大的成果,單兵作戰的思維和想法,也就是所謂的一人一攤的局面和做法不值得提倡。因此,要大力發展和提倡集體合作精神,團結每一個人,造就一個具有凝聚力、創造力堅實有力的研究團隊。

          一個集體的關鍵是能否把這些人都用到刀刃上,環環相扣,能否引領大家,能否把大家都團結到一起來,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成為一個堅不可摧的集體,這是一個重要的問題?,F在的科研已經是一個相當復雜的體系,牽扯到多學科復雜的問題,需要多學科人才的合作。這就需要用好的項目來牽引,這就需要遠見卓識的引領和鋼筋鐵骨的力量造就一個鋼筋水泥的高樓大廈,而不是泥捏的娃娃。

           

          前進的道路上,把握目標和方向是一種能力,能夠借到東風是一種機遇,靠自己的內在動力不斷向前的才是硬道理。一個團隊需要凝練目標,把人們串成一條線,每個人都是一個重要的環節,一環套這一環,誰都不可缺少,造就一種內在的、自發向上的、不斷凝聚力量的集體。

          一個好的團隊就像一棵大樹,有樹根,有樹干,有樹尖,有樹梢,有紅花還有綠葉。有的做樹根,吸收水分和養料;有的做綠葉,吸收陽光進行光合作用;有的做樹尖,向著陽光方向生長引領。逐漸地,樹枝出來了,綠葉茂盛了,枝繁葉茂。該開花的時候開花,該結果的時候結果,該休養生息的時候就休養生息。一個團隊中每個人的分工是不同的。而一棵樹,綠葉自然多,紅花當然少。即使那火紅的木棉樹,雖然盛開時是一樹鮮紅,但隨后依然是燦爛綠葉一樹;而盛開的時日較短,其余大部分的時候是綠葉遮天。‘紅’是‘綠葉’積累和爆發的結果。成功非一朝一夕。

             對于個體來說,并不是每個人都能成為大樹,也并不是每個人都能成為盛開的鮮花,但若成為一個有用的能夠進行光合作用的綠葉何嘗不好。剛剛故去的物理學家謝家麟先生曾對他自己孩子說過的一句很有啟發的話:“如果一個人不能成為偉大人物,可以原諒,那是機遇和能力問題。但不能成為一磚一瓦,那是不可原諒的。”

          不發展,國家就要落后,落后就要挨打。哪些要保留,哪些要丟棄,確實是問題。實驗室是國家的財富和利益,科研工作者是財富的創造者和利益的擁有者和守護者。在時代的浪潮中,我們無力風起云涌,無力搖旗吶喊,雖然注定在困境中前行,雖然注定自己不能披荊斬棘,但也要努力為集體默默耕耘,為集體奉獻,做出自己最大的貢獻。這樣,縱使百年之后,雖生于憂患,但死于安樂。

          一所大學,一個研究所,一個實驗室,是一座城市的文化,是一座城市的歷史,是一座城市的風景,是幾代人的記憶。

          所說的可能都是一些表面現象和個人膚淺的理解和認識,但無論怎樣,每個人都要堅持,堅持!病樹前頭萬木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8905-958532.html  此文來自科學網鮑海飛博客,轉載請注明出處。 
          华京彩票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