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body id="5ecwd"></tbody>
      2. <nav id="5ecwd"></nav>
      3. <button id="5ecwd"></button>

          推薦:
          首頁 > 明星資訊 > 電影《火影忍者劇場版:博人傳》觀后感
          《火影忍者劇場版:博人傳》影評:說到做到,這就是我的忍道

           ?。ㄎ?理緒 )今天下午是火影劇場版博人傳最后的一場排片,不知為什么,我就趕上了最后一場。選座位的時候前面只坐了四個人,可即便如此,只有五個人的空空蕩蕩的影廳也沒有讓我產生任何不安感,正相反,我簡直從沒在影院里有過這樣安心的感覺。當柯南劇場版第一次在中國影院上映的時候,滿座都是孩子,而當鳴人終于登錄中國的時候,我眼前看到的,卻全是年紀不小,但笑點還那么低,動畫片里的一點笑料都要討論半天的“幼稚”的火影迷。

           

            不需要多做寒暄,在電影的某個橋段上演之后,我們這些觀眾會自然的簡單的評論幾句,就好像我們認識多年似的。這也理所當然,別管影廳里坐著的都是什么職業的人,平常在什么圈里混,只要知道對方是火影迷,就知道彼此是一代人。一個總被看做沒有毅力、連生存本能都缺失的、年輕的“松弛的一代”。
           

            “松弛的一代”是日本的概念,并非代指所有年輕人,但通常都指目前的二十來歲的人,大學畢業,年紀也不小了,卻不知道在工作上多做努力。只要一催促他們要有上進心,他們就立刻厭煩,低頭看手機不理你。他們不喜歡和父母長輩交流,和上司相處不愉快,卻在手機里和朋友聊的很歡暢。他們愿意在電影游戲甚至動漫動畫上多花錢,卻不樂意在下班后多買幾本工具書學習工作技能。他們聽著有些耳熟,因為“松弛的一代”世界各處,包括在中國都存在。
           

            日前有個人寫了一篇關于90后生存狀態的短文,大意是:90后多半是60后的孩子,吃苦耐勞一路打拼的60后在終于有了自己的孩子后,對孩子百般溺愛,甚至在孩子成年工作了之后,還會每個月多給孩子一些補貼。與職場上仍舊在打拼的80后70后不同,90后不用努力就早已經有父母準備好的房子,不用選擇就一路讀完大學,車子、電腦、手機等設備都是父母給的,90后不存在生存壓力,沒有生存壓力就不會拼搏,不會拼搏自然工作成績不會出色。雖然不知道作者是意在批評父母,叱令他們不要再“供養”孩子,又或是批判90后,身處于最佳的環境,卻不知為夢想而奮斗。
           

            90后是感染選擇恐懼癥和能力客觀弱化現象的一代。從上學時起,一些孩子就已經拒絕積極的舉手來競選班長和課代表了,因為競爭和努力太“遜”,積極向上太“土”。大家普遍討厭積極向上的精神,更討厭積極向上的人。校服的襯衫或者T恤下擺永遠攤在外面,看上去邋遢的要命,但絕不聽從班主任的話塞進褲子里。填寫志愿的時候百般猶豫,最后還是父母給出各種選擇后補,把擇校的事勉強搞定。等到工作了,比70后80后的前輩更厭惡加班,不懂得多工作一些又能有什么好處。小時候在老師面前特意表現自己就夠傻了,在老板面前多做表現更是土鱉的要命。積極展現自己的人一般都很招他人討厭,甚至惡劣一點的,這些人就淪為被欺負的對象。
           

            岸本齊史正式開始在Jump上連載《火影忍者》時,是1999年。那年我還不知道有這么一部漫畫,不知道有“鳴人”這個角色。90年代的日本年輕人正是現在“松弛的一代”的父母輩,而鳴人,也是那一代人中最經典的形象。沒有最努力的人,只有更努力的人。鳴人說: “我要超越先代所有人,成為最強的火影。然后讓所有人都認同我。”毅力、精神。
           

            現在的年輕人光是聽到這種詞就覺得焦躁難耐,說這種詞土的要命??烧l知道呢,當他們自己一人獨處時,有時偏偏不免思索到自己短短的人生,以及之后將要度過的更加漫長的人生,總有時會萌生一股森寒懼意。那就是:父輩們埋頭苦干拼搏而來的事業,在他們一抬頭間,就已經過去了二十來年。而現在他們要選擇怎樣的一條途徑,選擇怎樣的事業,才能渡過那又一個二十來年呢?
           

            如果選擇錯了,該怎么辦?年輕人不免有些恐懼去選擇,選擇恐懼癥在一邊,在壓力面前脆弱又是另一邊。現在的年輕人是另一種人種:他們敏銳又脆弱,害怕作出決定,無法忍受單調的生活。年紀大了的人在一個工作崗位可以堅持二三十年,但現在年輕人不要說二三十年了,幾個月就想裸辭。日本某個廚師三四十年來只負責燜飯,成為了做米飯的匠人,幾乎能稱作是位米飯藝術家??山鞋F在的年輕人單做一件事做大半生,簡直是地獄似的懲罰。說狠一點,下一頓飯點哪個套餐都難下決定,怎么可能簡單決定后半生要做點什么?
           

            父輩說,你可以做些你真正想做的事,實現自己的夢想也不錯。然而夢想是什么?有些最實際的70后80后回答:是自己有房有車,有個小家庭,值得為此奮斗。而年輕的90后不必拼搏,許多在父母的幫助下就已經得到了大半。90后的夢想必須要高遠。有些人想要成為漫畫家,有些人想要成為作家,有些人想要組辦搖滾樂隊……這些賭博似的夢想讓人心煩,誰都知道這種夢想實現的幾率千分之一都是僥幸,哪有可能說做就做得到。于是90后就變成了腳落不了地,只會空想的夢想家?;蛟S是看到90后需要鼓勵和榜樣,岸本齊史濃縮了一個父輩型的少年鳴人,讓他承受比“松弛的一代”多得多壓力,并超越這些壓力,成為自己理想中的人。
           

            我們認識鳴人的時候他只有十二歲,那么多年過去了,他變成了十二歲孩子的父親。他堅持的東西一直沒變,他不斷修行,不斷挑戰自我,從“一個渾身弱點的人,變成了最強的火影”。他是所有看《火影》的年輕人的摯友,他可能存在在許多中國年輕人的電腦里,每當想要放棄的時候,就看看他怎么拍桌子大喊:“說到做到,這就是我的忍道!”鳴人的出現讓不少孩子意識到家長口中的毅力和堅持是指什么,鳴人所在的忍者村“木葉村”雖然在現實中并不存在,但“木葉村”可以是班集體,可以是辦公室,可以是任何一個你迫不及待想要逃離的場所。
           

            可在想要逃離的那一刻,想想鳴人,想想他說的忍道,問問自己現在放棄能得到什么??赡芴幼吡诵那闀苁鏁?,不用看人的臉色過活,不需要和很多自己討厭的人溝通交流。但如果沒放棄又能得到什么?超越他人,并讓他人認同自己的機會。不管別人選擇了什么,鳴人選擇了后者。少年時代的鳴人是大家的模范,火影迷對這樣一個二次元人物的稔熟程度,比對某些真人明星更加熟悉?!痘鹩安┤藗鳌分暗膭霭鎻奈丛趪鴥壬嫌?,除了火影迷大概也沒有人會專門找來看。每一次劇場版中的鳴人都是同樣年紀,或十二歲或十五六歲,然而這一次在《博人傳》里,鳴人長大了,有了自己的孩子,當上了火影,我們忽然感到很陌生。
           

            鳴人非常忙碌,接受采訪時,甚至為女兒慶生都會使用影分身。他坐在火影的椅子上,渾身上下散發出少年時代所沒有的威嚴。他的兒子博人覺得,自己的父親是最差勁的父親。鳴人的父親形象太典型,典型到比看到少年時的鳴人都讓我們更加熟悉,熟悉到恐怖的程度。他是所有年輕人的父親,他忙于工作,很少回家,有些時候很晚回家吃頓飯,在飯桌上隨口問問孩子們的情況,然后說教上幾句,惹得孩子們不滿,然后一聲不吭的任由孩子們鎖上房門,拒絕父子間唯一的溝通時間。
           

            在日本,孩子總是母親們的孩子。父親除了提供物質保障以外,只是一個對他們漠不關心,偶爾出現還只會責罵他們的最討厭的人。父子之間的對話,通常由母親做渠道,轉達到父親耳朵里。亞洲文化下的男人,從來都是不說最重要的話,顧左右而言他,也不會表達愛。當鹿丸特意找鳴人告訴他,博人通過了中忍考試第二階段時,鳴人驚訝的說,你就為了這個來找我?鹿丸回答他,因為這是很重要的事。于是鳴人第一次沒有使用影分身,回家打開兒子的房門,告訴他”你做的很好”,博人驚訝的問,你就為了這個來找我?鳴人說,“當然,因為這是很重要的事。”將重要的事說出口,這對于一個成熟了,并擔上了一家重任的父親來說,竟如此困難。
           

            鳴人作為火影的工作是什么?是保護整個木葉村。木葉村秉承的“火之意志”是什么?是永遠保護下一代。下一代才是村子的希望。無法對自己心目中的希望說“你做的很棒”,這是日本社會兩代人之間巨大的鴻溝。就好像博人從內心深處憧憬父親,卻永遠不夸獎父親,也不想成為父親。也好像鳴人為兒子驕傲,卻當面連說也說不出口,只是在博人來救他的時候,夸獎了他一句,“變得帥了”。
           

            博人是“松弛的一代”。生來有父母的基業,人們的期待。起點很高,就連朋友三月(PS:三月居然是大蛇丸的孩子我真是覺得太恐怖了是爸還是媽?!)都夸獎他以后一定也會成為火影。然而博人真正想要什么?他很害怕做出選擇,不喜歡費力不討好?,F在的孩子打游戲都喜歡打“無敵版”,干脆作弊到底,少了許多麻煩。剛從學校出來的大學生喜歡談創業,想一步登天,規規矩矩的積累經驗談晉升實在太麻煩,那是上一代的事。博人也是如此,但可怕的是,和現實里一樣,所有人都在催促博人做決定。不管是暗示他爺爺是四代目火影,爸爸是七代目火影,還是激勵他參加中忍考試,都是在催逼他一件事:年輕人得有點夢想。
           

            然而博人還是找不到夢想。他不喜歡父親的勤勤懇懇、鞠躬盡瘁,因為那樣一點也不帥,然而他自己也厭惡自己的懶懶散散,沒有目標。所以在宇智波佐助(求劇場版不要再刷我對宇智波的好感度了好感度快爆表了可我明明是佐助黑!)出現之后,博人立刻發覺自己想要做佐助那樣帥氣的大人。因為佐助看上去毫不用力,但實力高強受眾人信賴。然而博人終究還是不像佐助。
           

            在詭異的敵人Boss面前,父親鳴人被敵人俘虜,博人忽然注意到,往日無憂無慮、生存壓力幾乎沒有的生活,是父親帶給自己的,他忽然明白了自己需要做的事。雖然作弊了就可以贏,但是贏的并不快樂,博人終于知道,只有在憑借自己的實力獲勝之后,人才會感到真正的愉悅。博人穿上了小時候父親穿的破破爛爛的忍服,戴上劃破的護額,一往無前的用孱弱的要熄滅、中間還能消失一下的螺旋丸打破了敵人的攻擊。
           

            那一個螺旋丸是我在《火影》里見過最弱的一款,然而這個螺旋丸寄托了四代人的意志。從四代目到自來也,自來也到鳴人,又從鳴人到木葉丸到博人。“火的意志”就是如此傳遞的,傳遞的毫無聲息,在不知不覺間就傳承下去了。博人沒有變的更加強大,但他已經踏上了能讓他更強大的路途。他不用選擇父親的老路,他仍舊可以視佐助為偶像,用自己的方式向自己的夢想前進??赡軐崿F夢想的希望渺茫,但他至少不再害怕了。
           

            鳴人和佐助沒有錯,不管是什么時代,忍者、年輕人都不會變,總有一天會成長,意識到努力起來,摔得渾身都是灰一點也不土、一點也不遜,相反,那很帥。火影迷也總會記得鳴人的那句話。“說到做到,這就是我的忍道!”

          华京彩票官网